【曲拟双三】妄想恋人

总之还是发到这里一个吧。

街边小言情画风的双三,感谢数学随堂考。
我我我真的想写小日常!!但是我不会!!想写写不出来啊啊啊啊!!!

-------------------------------------------------------------------

   ”姐姐?”

   恋爱揉了揉眼睛望向窗外,所剩无几的阳光无力地跳跃在地平线上。

   那么晚了吗。

   三重爱恋的房门虚掩着,恋爱不用看都知道那个不安分的姐姐绝对不可能呆在房间里——爱恋带着那个想象出的恋人不知道失踪到什么地方去了。

   跑哪里去了……

   三重爱恋有几乎不间断发作的情爱妄想,作为半个监护人的恋爱只觉得麻烦,巴不得拿条线把那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小姐姐栓自个儿背后才好。

  但是果真还是得好好看着她啊。不然出了什么麻烦……

  摇了摇头驱走来了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恋爱披上门后的风衣匆匆出了门。

  ---------------

  不得不说自己的确已经反常到了极点,这点自己在很早以前就有所察觉。最近她总是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下走神发呆,被问起后又脸颊发烫地摆手说没事——用b之章的那个毒舌六妹的话来说,像思春期的少女。

所以家族里的其他人才会决定把照顾和监护发病的爱恋这个责任交给自己,也顺便让身为孪生姐妹和情感专家的爱恋开导一下莫名奇妙的她。

但这对三重恋爱来说这只能起反效果——虽然自己并不想承认,但她也许喜欢上了自己的姐姐。

   她们是上天选中的双子。从小每每与爱恋四目相对,她总会讶异于她与自己几乎完全相同的外貌和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庞上开朗活泼的笑脸。她会为了爱恋早起给她准备下午茶,即使这种事对于毫无天赋的自己来说和拯救地球站在同一层,但自己依旧坚持到了现在——爱恋像是午后的花茶,总是能够带领着甜点和舞会登场的茉莉花茶,能这样的她共享同样的躯壳令恋爱感到幸福和坦然。  

 ——只是如今她根本无权触碰爱恋幸福的世界。

   从没人见过三重爱恋的想象恋人是什么样子,只是同门的兄弟姐妹们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回避。“只要她开心就好”在妄想症家里成了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恋爱从不认为家族里最没有存在感的自己可以挑战这种默契,挑起拯救妄想少女的大梁。

  想到这里恋爱不自觉地摇了摇头,低头盯着沥青大路依照本能往前走。

  昏黄的灯光噼啪摇曳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三重恋爱厌恶地拐进了陌生小巷。

  接下来该去哪里找她呢?

  

  “那位小姐——!请问你有看见我的爱人吗?”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一只手臂焦灼地拉住了低头行走的自己。

   不用思考,恋爱都可以快速地反映出声音的主人。

   她转过头去望向爱恋,她浅青色的齐刘海被汗水浸湿,想来已经在这附近找了很久。爱恋看见容貌才如梦初醒地想起自己,轻轻松开了紧抓不放的右手。

   “小恋?”

   她像是找到依靠一样甜美地笑了起来。

   爱恋的笑容一如既往地令她心安,她拍了拍爱恋的头顶,带着无奈的语气拉过她的手臂。

   “多晚了还在外面浪,回家吧姐姐。”

    

“不行。”她坚决地摇头,“她……还在这里,我要找她。你不要担心我就好。”

恋爱抿起嘴唇,她在说她的情爱妄想。

爱恋的神色坚定到自己根本无法反驳。恋爱知道如果这件事没有结果,这个固执的姐姐是绝对不会与自己回去的,即使她口中的“他”子虚乌有。

“那好吧我帮你找。不过找到之后哪里也不能去,赶紧回家睡觉。”

“是啦,小恋你见过她吗?”

    “没有……你讲讲就可以了,毕竟这个时间还在街上晃悠的人是少数。”

 她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愚蠢欺瞒,思考着该怎样使这件事无疾而终。

     爱恋微笑着玩弄着耳旁的碎发,讲述的语调少有得平静柔和。

     “她长得很好看的——说帅气更合适,她有米白色的利落短发和浅蓝色的眼睛,像黄昏的海面一样闪闪发亮;”

     “她总是喜欢黑白灰配色的衣服,和她很搭。每天早上她会比我起得更早,然后穿着这样的衣服和我说早安;”

     “下午她会用亲手做的甜点给我开下午茶会,只有我们两人的茶会,还有我们最喜欢的茉莉花茶;”

     “她会在傍晚托着下巴看夕阳下沉,数着窗外飞过去了几只灰鸟,监视着徘徊在屋檐下的蜻蜓;”

     “最重要的是她喜欢我——虽然她一次也没有对我说过,但是我能看出来她一定喜欢我。”

     “所以————”

     她握住了恋爱的双手。

“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暖橘色的路灯轻摇,模糊了两人拉长的投影。

评论(2)

热度(18)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