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拟普权/作文向(?』蓝色玻璃瓶

#标题废

#和搞事群一起传文传出来的

#想表达的是普权从一起sh到传说的过程,强行虐强行he。

#ooc我的,脑补过度我的。

-以下。(我的作文x)-

    蓝色的玻璃瓶摆在窗台上,瓶子里装满了灰扑扑的石头,带着水汽和夏日的暖光。

    这是出生那天被送给普通的一个礼物。戴墨镜的师兄说,如果自己每天把一粒石子投进去,瓶子装满的那一天就会拥有永远的幸福——他告诉自己,这个瓶子代表着他的命数。

    虽然那时普通并不明白所谓命运之类的东西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捡石子这样的事情还是很有趣的。周榜山上的石头很多,有时每到一处,普通都会捡一颗石子投进玻璃瓶。岩石与瓶壁碰撞发出清冽的脆响,他很喜欢。

     很长一段日子后,蓝瓶子笔直的底座终于被石子填满,之后是流线型的瓶身和逐渐膨胀的容积。阴阳看见窗台上的瓶子,意味深长地对普通笑着,祝福你。

    普通歪着脑袋,伸手把今天的石子投进蓝色的玻璃瓶。

 

    那天的周榜山顶上有两个人。

    普通扒开树丛远远地观望着山顶上的人影。紫发的少年眺望着山下,长袍与长发旖旎,周身冰冷的空气混杂着清冷的月光。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吓了一跳的普通,似笑非笑地朝他扬起嘴角。

    时至今日普通仍能时常忆起那时自己混乱庞杂的心绪,还有少年犹豫着朝自己伸出的手。

    “你好。”他的目光带着闪躲,“权御天下。”

    在那之后,普通拉着权御跑遍了整个周榜山顶,寻了一颗最好看的小石头——蓝绿色的裂纹像飘飘悠悠的萤火,细细密密地把空寂的山顶点亮。

    他觉得他已经足够幸福了。

——

    普通依旧每日带回新的石子投进玻璃瓶,乐此不疲。瓶身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子,剩下的只有狭长的瓶口,离所谓永恒幸福不远了。

    只是他的心情逐渐烦躁起来。

    或许是终于明白这座高山存在的道理,路旁那些人的期许逐渐变得刺耳,就连最平常的槐杨树沙拉拉的响动都让人心绪不宁。普通把从未有人走过的黄土路提起飞扬的尘沙,幻想着这黄土能盖过自己的位置,让自己不再面对残忍的事实。

“真的要这样么?”

    那时他的声音带着颤抖。

    答案是肯定的。普通握紧了手里森白的匕首,尘土飞扬,寒风掠过脸颊吹得毛孔生疼。

    权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碧绿色的眼睛里带着每次遇见自己时一如既往的欣喜,但更多的是深不见底的悲哀。

    那天他用自己从未触碰过的短匕,划开了少年白皙的脖颈。

——————————————————————

    现在这个瓶子和普通一起带到了传说院,瓶子里的石子早就满到溢出来,被普通有意地堆在瓶口高出好大一截。每天早上都有人会把它擦拭干净,一如既往地反射着清晨的碎光。

    普通打着哈欠从沙发上爬起来,一眼瞥见了窗台上被清理的崭新的玻璃瓶。身旁紫发的少年感受到普通的目光,侧身把它挡在了身后。

“别误会啊,打扫房间的时候顺便帮你擦掉的,很脏。”

    普通眯起眼睛,回答的声音不知不觉带上了笑意。

    “就当你在关心我啦,谢谢小权权。”

    “……闭嘴吧你。”

    侧身躲过权御迎面劈过来的手刀,普通看着那个明显已经呈饱和状态的瓶子,思索着需不需要再往上堆一粒石子。

    那个瓶子代表着自己的命数,这方面阴阳的话绝对不会有错。

——我这不是真正永远幸福了吗?

评论(1)

热度(22)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