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评论那对姐妹的眼睛。

“那个少女——被层层责怨与焦躁包裹着出生的女孩,浅橙色的眼睛里总是蒙着泪汪汪的水滴的。或是在笑,又或者在哭,就连眺望远方的影子时也一样,半垂的睫毛下面闪烁着莹亮亮的颜色。她喜欢把嘴唇抿成一有弧度的形状,歪着脑袋看着你,但那种不安与焦躁绝不是刻意表演出来就能遮盖的。但是如果你的目光再向前探,望到那汪橙色湖水的最深处,你会看见一片美好到无法想象的纯真原野。那是没有被践踏或者污染的,充盈而美满的,只属于少女本人的地方,发着柔光,使人忍不住想要把头埋在花丛中央呼吸薰衣草的味道——一点不错,那才是她的眼睛里原原本本的样子,和裸露在外的那个她完全不同。

“而另一个女孩,相比起她的姐姐她的目光总是到令人讶诧的平静——不,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空无一物的虚无——和她的名字一样,那是空洞。因此她与人总有一种淡漠于疏离,于她交流的时候,她会有意无意地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一米,双手环胸阻隔所有喧嚣。而她的眼神总是越过谈话者望向远处的,除了她的姐姐没有任何的焦点。但是如果你有幸能被她凝视哪怕一秒,你会看见那片赤红色深潭里涌动的暗流,像是一刹那全部盛开的彼岸花——她并不是无情的人啊,即使是眼底暗如浓重夜色的那个少女也罢,那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啊。”

“还有一个,有关她们和她们的眼睛。”
“纯白色的原野只为彼岸花的绽放而生长,赤色的波浪也只为薰衣草的芳香而荡漾。”
“她们的眼底也只为彼此而生。”

评论(6)

热度(27)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