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达』芒果奶油

#终于想起来我还是个言情写手
#文青深夜诗人/蛋糕店员达拉崩巴,啊,小太阳,他真好。
#完全写崩啦,可能越看越尴尬xxxx
----------
1
  『嘿——达拉,有客人哦。』
  当耳机师兄慵懒的声音透过玻璃门时,达拉正在涂抹奶油胚上的芒果酱。水果的甜香和奶油纠缠,肆意地占领了整个厨房。
  达拉探出头去,正好对上客人深灰色的眼睛。他歉意地朝他笑笑,那人也朝他扬起嘴角,深灰色的瞳孔在那时溅起破碎的星光。
  『啊呀,欢迎光临。要点什么?』
客人的目光绕过自己和玻璃门,骨节分明的手指向厨房里香甜的味道。
  『芒果奶油。』他笑着说。

2
  在那以后这位客人几乎每天都会过来,成为了这家偏僻咖啡厅为数不多的常客。达拉从他那里知道他叫深夜诗人,迷恋着夜的沉寂与月光的美好——翻译过来大概就是喜欢熬夜,顺便到这里来消磨时间——他说话总是这样七拐八绕的。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浪漫啊。』
在达拉对他的那句自我吹嘘毫不掩饰地感到不屑时,不意外地收到了诗人带着无奈语气的反击。
  『你那叫故弄玄虚……你很喜欢浪漫吗?玫瑰花?或者求婚烟火?』
  诗人戳着盘子里的蛋糕,那朵不知道被是蓝莓汁还是什么别的果酱染成深色的奶油花被诗人连着蛋糕胚一起戳碎,揉杂着被送进嘴里。
  『就算是你已经七八十岁,有人肯为你牺牲一个下午坐毫无意义的摩天轮还是会感动的。』
  『……正面回答问题。我能就理解成你喜欢吗?』
  『和你说不清楚。』诗人耸耸肩,『打个比方,我就蛮喜欢这里的。』
  『哈?』
  『啊,很安静,蛋糕也很好吃啊。』
  不知道为什么年轻的店员听到这句话时微微垂下了眼睑。细小的动作不被人注意,达拉偏过身玩弄起了窗台上含羞草的叶子。
  『诶,给我加点咖啡啊,它都凉透了。』
  『就算你再加多少它也不会变热的,诗人先生。』达拉抬起只剩下杂质的咖啡壶,『况且这里快打烊了。』
  『在赶我走吗。』
  『是的是的所以请您快些用餐——』
  『好好好。』灰瞳的客人格外自然地把最后的蛋糕塞进嘴里,起身披上外套走出门去。
  『明天还会来的啊,记得给我留点蛋糕。』
  『还有热咖啡。』柜台上的少年对着背影接话,笑容澄净爽朗。

3
  『……那个,是什么?』
  今天的柜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巨大的包裹,快递员龙飞凤舞的油性笔在上面写下了熟悉的名字。
  『啊那个!』角落里的普通站起来,表情骄傲地拍了拍那个无比碍事的盒子。『是礼物啦礼物,特地买回来送给……』
  『小权权的。』达拉面无表情的接话。最近只要是和普通有关的地方这个名字都会被提上百八十遍,被迫浸泡在恋爱味儿里的达拉当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脱团愉快——想必现在自己的表情也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bingo★』普通愉快地伸手揉了揉达拉的头发,『那就请你看一个下午的店啦!我走啦再见!』
  『……拜拜。』
  达拉撑着脑袋望着普通远去的方向,脑子里回忆着那个紫发的青年。印象里的权御对爱慕者的示好总是别扭地爱答不理,但是他对于自己师兄的感情是有目共睹的——用那位师兄的原话,那只是死鸭子嘴硬。
……即使是那样的他,也会对这样的礼物感到开心吗?
  少年垂下头,额前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眉眼。
『没有客人吗?』
  清冷的声音陡地唤醒少年的沉思,他抬起头,正好撞上来人的深灰色眼睛。
  脑电波在那时失去了效益,浑身上下的神经旖旎在从未有过的状态里,激起了一阵软糯的酥麻。
『……啊。』达拉低下头轻声地回应着,『欢迎光临。』

4
  在那个夏秋交汇的午后,我推开了那扇咖啡厅的门。
  我自诩夜之子,迷恋着夜晚的沉寂和美好,但在木质的门匾吱呀着叫嚣着欢迎我时,我认定 我见到了此生最明媚的阳光。
  那个系着围裙的少年轻轻向我微笑致意,奶黄色的袖口上还粘着一点点奶油——或者是芒果酱,不过这两者的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了,在我眼里,果酱和奶油一样甜到发腻。
  在那一瞬间我飞快地规划着语言,期待着自己能表现的像个情场高手那样帅气又自然——结果当然是失败的,我什么也没法说出来,脑子里像是刮过暴风雪一样混乱,直到那个少年明亮的身音把我拉回现实。
  『欢迎光临,要点什么?』
  我故作漫不经心地做出思考的样子,目光绕过他微微翘起的衣摆望向他的身后,然后几乎不假思索地将我看到的脱口而出——
  『芒果奶油。』
  ——感谢尼克斯,这句话简直是上上签。

5
  『……达拉?还好么?』
  诗人窸窣着褪下羊毛的外套。面前的人背对着他,纯白的衣角暴露在阳光里,隐约带着一点颤抖。
  『听好了深夜诗人。』达拉转过身来,表情严肃地拉过椅子坐下。『很……很重要。』
  『……我当然知道很重要……』诗人摆着手微笑,『你前两天还说我七拐八绕。』
  空气在不显眼的角落灼烧起来,少年的眼神飘忽着,尽量镇定地控制着表情。
  『…抱歉啊。我不能给你玫瑰花或者求婚烟火,也没办法花一个下午陪你坐摩天轮。』 
   『啊我是想说……啊啊啊烦死了!』
    深夜诗人看着大男孩红透的脸颊和颤着眼睫偷偷瞟自己的眼神,对他的意思已经猜中了七八分。诗人动了动嘴角,平静着心里不停颤动的弦,最后指着桌子上看起来早有准备的蛋糕。
   『那是什么?』
   『……给你的。我不会做你说的那些…我想你也许会喜欢。』
    少年的脸上绽出暖绒绒的笑容,阳光有些晃眼,打在深夜诗人有些苍白的脸上。达拉看见面前的人,他看见他冰花一样澄澈的眼眸里被打上了碎光。看来他不讨厌我,恋爱经验为零的蛋糕店员这么想。
   『深夜诗人,我喜欢你。』
    从一见面开始就喜欢你——达拉崩巴原本还想补一句,但面前的人已经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略低的体温让他微微一颤,随后不知道哪来的愉悦像焰火一样席卷开来,重新让自己的体温逐渐上升。诗人右手抚上达拉的额头,像颤动翅膀的蝴蝶那样轻柔地在达拉额头落下一吻。
    『这明明很浪漫,我的芒果奶油。』
   
   

评论(19)

热度(15)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