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权】给权御生贺的一个小短注水鱼,可能会删。


权御天下的第一个名义上的生日,是在两年之前的sh局。

而且那还不是他的生日。

他依稀记得有个傻逼记错了他的生日,天还没亮把自己从被窝里揪出来,然后无比霸气地撂下一杯疑似昨天点外卖送的葡萄汽水对他说,生日快乐啊陪我最久的家伙——

 

被揭穿之后还一脸茫然的问他你的生日居然不是5月5号吗,其眼神的天真程度堪比刚知道邻居不是铠甲勇士的小男孩。

权御忍着没有一剑劈下去,如果我今天刚刚出生前一个月和你一起sh的莫非是还没投胎的鬼魂?

“不,我以为你是个好几岁高龄的老前辈。”

他眼角在抽,这话怎么听怎么诡异。

不过还是有点感动的。

他终于明白昨天晚上普通为什么特别勤劳地把被闷着灰尘乌烟瘴气的sh局打扫了一遍,听到记错日子连耳机线都萎了一天,逼的权御难得好言好语地劝了一通,还象征性地拿起那杯颜色艳丽的汽水嘬了一口,口感非常诡异,不过意外地不错,很适合这样的夏天。

抬起头他就撞见普通眼睛里的调笑,他说你绝对想不到里面有什么。

“……你加了什么?”

权御慌了一瞬,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感觉不妙。

“我昨天泡了三个辣椒仔进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傻逼。他今天第二次这么骂了,傻逼。

 

后来权御把这事和阴阳说过,附带八百字中心论点围绕我旁边的这个三年脑子里又进了些什么东西。

阴阳先生笑的像只猫。

他说,你没看出来他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吗。

权御眨眨眼睛,别和我开玩笑,那家伙喜欢谁啊都能笑嘻嘻的。

他可喜欢你了,根本记不错你的生日,他只是想有个名头,他想看看如果给你过生日的是他你会如何,开不开心,会不会生气。

你也是,什么时候能坦率一点?你和普通他一天到晚打打闹闹的谁看不出来?

 

权御天下脑子里彻底乱掉了。借着唯一的身体本能啊了一声,他就觉得脸颊猛地发热,像喝了那天带辣椒仔儿葡萄汽水。等他回过神来阴阳已经走掉了,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让他自己意会。

普通这个时候恰好进来,烘着夏天的闷热,发间亮闪闪地揉碎着阳光。

“欸我刚刚看见阴阳啦?他啥时候过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啊我说你可千万别出去这天气活受罪我告诉你……”

权御抬起手臂遮住发烫的脸颊,普通没完没了的嗓音还在旁边响,不止为什么让他想起来葡萄皮儿上冒的水滴,凉凉的。

“……傻逼。”

他终于骂出声来了。

------

一年后权御终于迎来的是他真正的生日,心情好到极点的他还很开心的给家主写了封信。

家主也很开心的回好呀好呀大儿子一岁啦。

然后转眼就把他的黑历史po上了b站。

从今往后权御天下每年生日就多了一项任务,面对黑历史思考人生。


评论-8 热度-18

评论(8)

热度(18)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