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权】皱眉头

嗯,文题不符,中二期喝最烈的酒骑最炫的车呵凡人你们都是辣鸡的普权(啥玩意

思考过程:无比炫酷年轻锋芒毕露一边针锋相对一边私下腻腻歪歪还一边暗喜别人发现不了我们在腻腻歪歪谈恋爱的普权→一边针锋相对一边私下腻腻歪歪谈恋爱的普权→谈恋爱的普权(……)

可能尴尬到脸酸xxx

--------------------------

普通推开浴室的玻璃门,眼前蒸腾的白色水汽还没完全散去时,就看见权御天下躺在自家沙发上睡着了。

他有点想笑--换作别人看见可能会吓一大跳,白天恨不得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竞争对手躺在他家的沙发上睡得安稳,明天的头条肯定是他们俩的。

权御脑袋枕着左手,长辫还没解开,想必是累的不行——针锋相对了一整天,换谁都会累成他这样。他凑近去打量权御的睡相,呼吸平稳,愁仇怨愿终于不再在他的眉间凝起成结,他像个熟睡的孩子,疏朗的眉目平白多了几分夜风似的温柔,丝毫看不出白天那幅拼死拼活的样子。

明明平常他的眉头总是皱着的,对他也好对其他人也好,不知道是不是天生下来就会忧国忧民。 

这样不也挺好吗,普通想,干嘛非要不苟言笑像全世界欠你钱似的。

于是他翻身跳上沙发扶手,弯下身子去,耳鬓的碎发正好擦过权御的眉心。浅眠的人被吵醒,普通看见他切帧一样自然地皱起眉来——他之前怎么没注意到呢。

“干什么?”

普通没忍住笑,抬手从权御松散的发辫里挑出几缕来盖在他两眼间。

“别皱眉头了,人说生气一次得老十年,你这个频率是想早早飞升成仙?”

权御不想理普通张口就跑的火车,正欲起身又被普通按着胸口给压了回去。

“欸睡呗。我家就一张床,介意睡沙发就只有浴缸了啊可想好。”

“你先下去。”权御说。

普通干脆撑上另一端的扶手,栅栏一样挡着他。他居高临下,拜年祭权御天下那双有名的深绿色虹膜就这么直勾勾的和他的眼神相互冲撞着,和他刚才拨到额前的紫发撞出强烈的色震,像放大镜下的太阳。都说相由心生,可他这小姑娘似的鲜艳颜色真的让人无法与这个人联系上,他的发髯、他的眼睛,鲜艳得和他完全不像,倒是有点像夏天脆生生凉滋滋的果盘。

不像普通他自己,任谁都一眼看的明明白白,嘴角一勾一撇心情好坏跟写上去似的。

权御正正好拿这样的普通没办法。他试着挣了挣双手,无果后又重重倒回去,朝着白亮亮的节能灯管发呆。

他们的关系早就迈入了初见时他绑下的那个准绳。如今局势紧张,风云突变,普通和权御就连在街头小故事里都势不两立,两边的支持派都把对方写成反共反人类的大魔头。普通倒是喜欢闲着没事上网看那些故事集,一边看一边还不嫌尴尬大声念给权御听,直到对方耻到大声制止他别念了才嘻嘻哈哈地停下,然后凑上来勾他的肩膀,说想不想和救世主谈个恋爱呀,大魔头先生?

权御想着挺想笑,于是千沟万壑终于被抚顺成一马平川。

了解他如普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细节。普通的手指弹钢琴似敲着他肋骨,隔着几层布料的触感让他抖了抖,像冬天抖毛的兔子。

欸真弱。普通嘟嘟囔囔,然后眼疾手快地抓住权御的手腕防止他蓄意伤人。

怎么像幼儿园打架似的。

短暂的动静销声匿迹后所有声音都沉静下来。权御盯着普通的脸,忽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仿佛这个人和所有的普通割裂开来,他独一无二,只留存在自己的脑海一角。日后权御回忆起这个想法时都会为突然涌出的恋爱脑感到惊悚,那时候有多年轻啊,不懂什么顾全大局,谈个恋爱怎么谈的像妖精斗法。

他突然挺想吻他,生平头一回。

“喂,你放开我。”

“怎么着?想睡浴缸?”

“……滚蛋。”

幸亏他们都不懂什么顾全大局,才能在混乱胶着的时局里大刀阔斧辟出自己的一方天地,同时带着点莫名优越感暗笑状况外的人们无知无聊像个傻蛋儿——当然他们明面上是真刀真枪——有时候命运真是个不可捉摸的东西,又让他们拼死拼活又让他们缠绵悱恻,究竟是为什么呢。

不过在场的人没人管那么多。熟悉的温度覆上唇角的时候权御还在想。

幸亏他们不信什么命,他们只管在一腔热血还未凝的时候拥抱他们的爱人。

评论(13)

热度(23)

©番茄酱卷饼 / Powered by LOFTER